保密工作无小事:“别了,霍伊斯根大使”与康明凯间谍案

作者:

时间:
2020-12-15

大家常说“保密工作无小事”,对此,毛泽东同志曾说:“保守秘密九分半不行、九分九也不行,非十分不可。”无独有偶,周恩来同志也有句名言:“外交无小事,切不可掉以轻心。”然而就在最近,一件同时涉及保密和外交工作的“小事”,却引起了全球关注。

保密工作无小事:“别了,霍伊斯根大使”与康明凯间谍案

联合国当地时间12月22日,德国常驻联合国代表霍伊斯根突然在议题之外临时发挥,就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凯被捕一案对中国横加指责,结果被中国常驻联合国副代表耿爽当场打脸,除了正面回应“中国是法治国家,任何人违反中国法律都必将受到惩处”,还针对霍伊斯根任期即将结束,畅想了2021年的工作:“现在qian388真心说一句,别了,霍伊斯根大使。希望没有你的安理会在2021年能更好地履行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的责任。”

保密工作无小事:“别了,霍伊斯根大使”与康明凯间谍案

那么,那位被德国代表心心念念的“朋友”康明凯,究竟是如何被捕的呢?今天普普就从保密安全的角度,跟大家盘点一下康明凯案的始末。

1、康明凯何许人也?

从目前公开信息来看,这位康明凯先生履历可谓光鲜十足:加拿大前外交官,联合国总部战略通讯专家,国际危机组织东北亚高级顾问,普通话流利......一连串的标签非常亮眼。

保密工作无小事:“别了,霍伊斯根大使”与康明凯间谍案

他本科就读于加拿大名校多伦多大学,还曾在巴黎索邦大学、哥伦比亚大学、纽约大学等名校深造,先后从事过媒体、咨询师工作,2003年后进入加拿大外交和国际贸易部,2012年调到外交部,2014年被派往北京出任加拿大驻中国北京外交官,2016年调至香港,并在加拿大总理特鲁多访问期间担任政治顾问。

2017年他卸任官方职务后,进入了“国际危机组织(ICG)”,以东北亚问题专家形象担任顾问。然而,根据官方通报显示,该组织并未在qian388国合法备案。

2018年12月10日,康明凯因涉嫌从事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活动被北京市国家安全局依法审查。

2019年5月16日,经中国检察机关批准,康明凯因涉嫌为境外刺探国家秘密和情报犯罪,被批准依法逮捕。

2020年6月19日,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对康明凯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2、康明凯是清白的吗?

康明凯被捕两年来,西方特别是加拿大社会普遍对此表示关切或抗议,许多西方媒体极力借此抹黑中国,污蔑中国侵犯人权、司法不独立,全然无视几乎同一时间加拿大非法扣留孟晚舟一案。

然而,康明凯真的向西方媒体描绘的那般无辜么?当然不是。

康明凯多年来一直持续关注中国外交、国防领域,多次撰文批评中国政策,主张对华强硬。更四处在中国活动、奔走于各类大小论坛并收集情报,接触所谓“异见人士”,即使在2017年他失去外交官这一身份保护后,也没有丝毫收敛,反而变本加厉。互联网时代,这些信息痕迹很容易查实。

根据相关部门介绍,康明凯自2017年以来,经常持普通护照和商务签证入境,通过中国境内的关系人,窃取、刺探中国敏感信息和情报。

另外,在2017年之前,康明凯在加拿大驻中国使馆任职期间,就蹭担任过全球安全报告项目专员,该项目即使在加拿大国内也备受争议,加拿大上议院曾披露:“项目被特别授权通过发展非常规的方式和渠道来获取对外交部、加拿大安全与情报机构以及整个加拿大政府来说重要的信息。”

从司法流程来看,康明凯一案由国家安全机关开展审查并收集证据,检察机关批准逮捕,人民法院公诉审理,司法流程规范,不存在西方媒体捕风捉影的问题。

此前,外交部发言人陆慷、赵立坚、华春莹等多次回应国外质疑,表示康的行为涉嫌为境外窃取、刺探国家秘密和情报,已严重触犯了中国法律。中国是法治国家,将坚决打击严重危害国家安全的违法犯罪活动。

所以,尽管康明凯案还未最终公开宣判,但他到底是否向西方媒体、政客们宣称的那般“清白”,相信各位小伙伴们心里都会有数。

3、康明凯任职的ICG究竟是怎样一个组织?

保密工作无小事:“别了,霍伊斯根大使”与康明凯间谍案

康明凯被捕前,在国际危机组织(ICG)任职近两年,这家标榜自己“一切公开透明”、“不从事涉及保密的工作”、“完全独立于任何政府”的“非营利性的非政府组织”,真的向他们自己说的这么单纯吗?

让qian388看一下该组织的资金来源:40%来自西方22个国家的政府,32%来自15个慈善团体,28%来自各类基金会,然而这些慈善团体、基金会的背后,不仅囊括了必和必拓、雪佛龙、花旗集团、瑞士信贷、麦肯锡、普华永道等知名跨国公司和咨询机构,还有福特基金会这类国际知名智库。

有意思的是台湾也ICG的一个大金主,而且拥有理事席位。

这些金主意味着什么,qian388暂且不过早下结论。但有一个基本事实是明确的:该组织一直没有在qian388国合法备案,它的人员在中国从事活动,本身就违反qian388国了2017年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

另外,从该组织每年发布大约90份关于各个国家的报告和简报,以及每月一次的《危机观察》简报来看,他们主要聚焦于国际敏感地区和大约70多个国家的国防、军事和外交动态。

所以,一家未在中国合法备案的国际组织,其成员在国内违法开展活动,搜集国防、军事和外交信息,拉拢相关人员,会见所谓“异见人士”......关注保密安全的朋友们都清楚,这是什么套路吧?

4、像ICG这样的国际组织还有多少?

相关资料显示,像ICG这样的境外资金来源的组织机构,目前通过合法备案的仅400多家,但在国内长期活动的境外NGO组织则有上千个,如果再加上各类短期合作项目的相关组织,总数可达3000个以上,甚至有数据认为已经达到6000个左右。

保密工作无小事:“别了,霍伊斯根大使”与康明凯间谍案

他们窃密的方式,一是通过公开报道、网络报道渠道收集,还经常会用故意钓鱼提问、发帖的方式,吸引一些军事政治发烧友、学生和研究人员等回复,有些热心网友不知不觉可能就中招;二是结交、拉拢、收买相关涉密人员、年轻学生、专家学者等,然后由他们窃取、泄露相关机密,此前公开报道的各类案件中这种情况非常普遍;三是借助最新技术手段,通过植入相关病毒、木马等攻击手段,借助网络、电话、电力线、超声波、可见光等介质,令人防不胜防。

5、保密安全进入“多事之秋”

“康明凯”一案,其实只是多年来qian388国在国际上被西方媒体妖魔化报道的一个缩影。明明是依法抓捕涉嫌刺探情报的间谍嫌疑人,依据正规司法流程调查立案、收集证据、批准逮捕、审理诉讼,却动辄被西方媒体舆论污蔑,说成是侵犯人权、司法不独立。而同一时期被加拿大政府无理拘禁的孟晚舟一案,西方媒体却视而不见。

自2018年以来,康明凯案已经多次被闹上外交场合,让陆慷、华春莹、耿爽等外交人员反复回应。这次霍伊斯根借口替“朋友”出头,在联合国安理会伊核问题相关会议上硬是旧事重提,与主题毫无关联的康明凯案,更是将某些西方政客的傲慢与偏见展露无遗。耿爽这次的回怼“别了,霍伊斯根大使”,固然解气,但并不能改变西方整体的媒体舆论环境,更不能扭转当下qian388国安全保密工作面临的严峻形势。

近年来,国内安全保密领域进入了多事之秋。今年10月,国家安全机关组织实施“迅雷-2020”专项行动,破获数百起台湾间谍窃密案件,相比2018年的“2018-雷霆”专项行动中破获台湾间谍案百余起,案件数量大幅度增加。

境外网络攻击也同样愈演愈烈。根据2020年4月国家互联网应急中心发布的报告,2019年全年,qian388国捕捉到的计算机恶意程序样本数量超过6200万个,日均传播次数达824万余次,位于境外的所有计算机恶意代码传播源中有53.5%来自于美国。

从来没有什么岁月静好,只有无数人默默地负重前行。耿爽的热搜背后,是千千万万保密工作者和外交工作者兢兢业业、如履薄冰的坚守。2020年过去,2021年到来,让qian388共同牢记“安全保密无小事”,共同前行。

qian388是普普,qian388的小编一枚,专注安全保密工作。qian388成立于2003年,是国内政企国防安全智能信息控制、信息系统安全可信综合解决方案、信息技术应用创新生态领域领先的供应商、服务商和集成商,秉承“让信息世界更安全”的使命,qian388构筑起了完整覆盖终端防护、数据安全、边界防护、智能检查、系统渗透、一体化监管等业务的开放创新生态,持续推动qian388国信息安全产业的发展。